【永利娱乐在线赌场】尘归尘,土归土,电影归电影

  苦苦等待中大影院降价之后,终于看完了《盗梦空间》。如果不是见过了太多充满溢美的影评标题,特别是九点上曾经推荐的的那个《高智力电影》之后,我可能会怀有更多满足感。但现在,看过了便是看过,有话想说而已。
    我有过两次高峰电影体验。一次是大二的寒假,用11寸的小本看《黑客帝国》的盗版VCD,第二部还是国语配音,很多场面几乎都是黑的,而且第一次看二的时候几乎不知道他们在干啥以及为什么要做,但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然后找DVD版本重看,翻当年的《惊奇档案》寻解释。又在读书中不断地从理论重新体验这部电影。另一次是离开北京前,和科幻迷们一起看IMAX版的《星际迷航》,这是我第一次体验IMAX的视觉奇观,可能“第一次”的冲击太强,以后的《变形金刚》和《阿凡达》也都是好看而已。更让我惊叹的是全场观众的情绪共振。
    当然,我毫不否认这是部好电影。但要是说“高智力”、或者什么叙事革命之类的,可真是鄙视观众的智商和阅历了。抛开弗洛伊德不提——弗洛伊德是美国电影的大爱啊,有点儿可能都要扯上关系——电影结构及内核很主流和谐,典型的好莱坞经典叙事:两条线索,一条情节线,一条心理线,情节线上有一个任务,给费舍大脑植入一个观念,心理线当然就是男主角治愈心理创伤——精神分析疗法就是把最困扰自己的事情,或者说压抑到无意识中的创伤回忆起来,同时任务的完成总是伴随着主人公心理的成熟。在这部电影里,任务的内容也是心理成长,只是这种成长并非通常所谓的依靠个人内在的力量自我超越,而是个植入的阴谋。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是会联想到意识形态的询唤啊,大众文化的麻醉啊,等等等等。同时,根据剧情需要,可能加上美国主旋律价值观——维护核心家庭的完整,在我们的电影中,男主人公完成任务的动力就是回到家乡与孩子团聚,而任务得以完成的关键,也是菲舍与父亲的关系。比如拿品味高尚人士眼中的三俗电影《变形金刚》来说,伴随着汽车人们阻止霸天虎的诡计的是人类主人公萨姆从美国野比大雄成长为拯救世界的英雄。当然用这个模式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结构主义眼中,世界上的故事不就是那些要素么,如果简化到最后都是二元对立。我的圣经《黑客帝国》也是类似的结构方式,战胜机器的任务与尼奥从格子间白领到承担起救世主的重任是二而一的过程。《星战》之类的就更不必说了,哪怕是《教父》也隐藏了这个结构。当然了,《盗梦空间》也严格遵守着好莱坞电影的段落结构,什么时候序幕什么是够高潮,故事中间又要有多少个小高潮,都精确计算好了,保证观众的被牢牢地吸引住。注意啊,我不是在抨击《盗梦空间》俗套,而是在感叹美国电影工业强大的生产力,能将观众的情绪与注意力牢牢地控制住。反观大部分中国商业大片,没有叙事模式可言,无法让人投入感情,这可不是在反对工业化的大众文化,反对将情感作为消费品,而是将观众视为白痴的行为——我就是不取悦你,老子懒得伺候,可你还是得将钱乖乖地掏出来,随你怎么骂,反正电影这东西一锤子买卖。简直就像九十年代的假皮鞋,风景区的烂饭店。
    废话说多了,我不想再提电影史上如何处理精神分析相关题材,只想说一下这部电影中最让我喜爱的一部分——四重世界中的时间对比。虽然说起来只是交叉剪辑而已,但面包车掉下桥、电梯下坠、医院爆炸、及高楼坠落四重时间对比,格里菲斯和爱森斯坦附体,将紧张的情绪最大化。特别是以四重时间几何级递增,逐级参照,大有敖德萨阶梯的味道。爱森斯坦用婴儿车从台阶滚落做时间轴,拼贴大量场面,将短短几十秒的故事时间扩充为很长的银幕时间,《盗梦空间》里更是借助四重梦境,在更大的程度上扭曲了时间感。这情节场面及其中的意蕴,不用电影是无论如何都表现不出来的。
    电影的诞生,是和人类时间体验的改变联系在一起的。摄影将瞬间凝结为永恒,并建构了人类的记忆。《银翼杀手》里认为自己是人的人造人,就是用老照片来证明自己,而科幻电影更是喜爱用照片来说明时间旅行的影响,更不要说老照片频频出现的桥段。在格里菲斯和爱森斯坦之前,电影只是一种再现和制造幻觉的手段,而观看方式与舞台表演并无差别,时间线性地展开,空间按照现实生活的逻辑跳转。的剪辑和蒙太奇改变了时间的呈现方式,不仅能够压缩事件的时间,更将同时发生的事情线性地展现在银幕时间中,就像我可以沉迷于《黑客帝国》杂陈的种种前现代后现代思想,而最直观的震撼却是子弹时间。
    想看高深思想,还是直接读书的好,电影,总是要表达只有电影才能表达的东西。

    ps:写完此文后去看了第三遍,是在Ume华星看的IMAX版的。这里提点小建议吧,如果不是技术控,建议就看普通版就可以。前天张小北和我说过,看IMAX版的时候眼睛在字幕和画面之间不够用,今天看来确实如此,特别是对于这种画面和对白信息都超大的电影,如果你不能摆脱字幕,还是别看那么大银幕的好,免得顾此失彼。我坐的是第八排靠边的位置,位置不算好,不知道坐后面的情况会不会有所改善。另外我觉得IMAX的画面通透度并不比普通版的要好,而且亮度还略有损失。

      二、一点个人看法
      个人觉得诺兰拍这部电影是为了向第二符号电影学进行致敬。因为很明显得运用了很多很多现代电影理论里面的东西。尤其是在第二层梦境里的查尔斯计划,完全是对查尔斯理论的致敬。
       记得豆瓣上有个人说《盗梦空间》就跟你讲述了如何拍电影,然后柯布是导演,阿丽亚德利就是编剧巴拉巴拉的。个人觉得非常有道理。这也是为什么说去讨论陀螺转不转到底有没有意义的原因。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诺兰算是一个伟大的导演。恩。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了。

        我是看了第二遍之后才动笔写的这篇观后感,也正因为看了第二遍,我才认识到这基本是一部无法讲圆的故事。《盗梦空间》的信息量很大,而当观众占有的信息越多,影片情节带给人的语焉不详的疑点也就越多,当然这些疑点在影片本身的世界观和基本设定下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解释,这一现象可能会导致两种对这部电影的质量判断,一是如果一部电影设定繁复并需要过度阐释或观众补白方能自圆其说的话,这本身就是一种致命的缺陷,在影片的前一个小时,一直在解释,解释盗梦和植入思想的原理和可能性,解释造梦的方式,讲述药剂催眠、穿越、唤醒、防御者等设定,虽然这个讲述方式已经在电影化的基础上做到了足够有趣,但依旧让人觉得这里的世界观构架过于自说自话。另一种判断是这是一部真正尊重观众智商并调动观众参与创作的电影,这样的互动性让观影本身具有了超乎寻常的挑战性,于是在电影院里,每个观众都渐渐地从一个旁观者变成了编剧,不同的观众在电影结束后做情节复盘时会让这个故事有着无限种可能性,这样的电影存在本身就具有了非凡的价值。
        从导演手法上说,《盗梦空间》是一部比较常规的克里斯托弗·诺兰电影。诺兰是一个擅长将自己在艺术上的追求用高度娱乐化的手段呈现出来的导演,这让他的作品具有了多重的接受可能,诉诸感官的部分能够满足最基本的观影需求,而主题的思辨性和价值体系的多义性又能带给高端观众以足够的形而上的思考乐趣,《黑暗骑士》、《致命魔术》都是如此。关于《盗梦空间》的理解难度有很多传言,搞得很多观众观看时压力很大,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盗梦空间》有一条很清晰的任务线做主线,这个主线的推进方式和节奏跟进起来并不难,大多数的视觉奇观和动作场面都是附着在这个情节链条上的,于是最基本的观影乐趣是可以保证的,如果因为精神紧张或过度关注细节而丧失观影快感则反而得不偿失了。影片中埋藏的大量细节和暗示性情节,对于这部影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对这些东西要想一次性吸收难度确实比较大。如果不考虑大银幕的画面冲击力,其实这是一部很适合在DVD上仔细研磨的电影,我在电影院看的时候就恨不得给电影加个暂停回放功能,因为确实是有一些好玩的信息是在不经意间稍纵即逝的。对于考据癖和细节控的观众来说,这样的电影看个两遍三遍甚至更多都是正常的事,你会发现每次看都有新收获。
        《盗梦空间》让我最叹为观止的还是诺兰在其编剧工作上所表现出的强大的想象力和对各种娱乐元素的融合。以梦境和人类意识为故事主体在各种类型的电影创作中都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很多年前的系列恐怖片《猛鬼街》的基本设定就是猛鬼通过侵入孩子的梦境来杀人,黑泽明更是直接以《梦》为题拍过通过梦境展示来揭示个人内心寄托和惶恐的电影,而通过在人的意识母体中幻化杀机的情节在《黑客帝国》中更是被推向了一个相当的哲学高度。而诺兰在这个故事中对于这一母题翻新的独到之处在于梦中梦套层结构的引入,并通过梦境深入造成的时间维度的变异扭曲造成情节无穷的延展性,而且层级之间的互动设置极其有趣,影片众多的情节高潮都出自这样的设定。此外,诺兰用当下流行的队员合作模式来包裹这个任务,在队员功能设置上更是令人耳目一新,类似造梦师、伪造师、药剂师这样的职业具有很高的区别性和辨识度,而且每个人身上都有情节爆点,这是我近几年看过的最具想象力和观赏性的动作群戏。诺兰建立了一个严密的情节运行和人物设置系统,这个系统一旦启动,一浪高过一浪的叙事快感扑面而来,并在第三层梦境开始之后进入欲罢不能的持续高潮。
        其实要讨论《盗梦空间》的剧情很难,这就像一个多米诺骨牌,在顺其自然的倒掉过程中,诺兰在其自己的体系内赋予了其足够的推动力,其实这是一部带有催眠性质的电影,其强大的气场造成的心理暗示作用足以让观众配合诺兰完成这一以观影为方式的造梦行为,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是一部无限接近电影本质的电影,深入其中足以让人对梦与现实产生短暂的恍惚和怀疑,这是一种非常独特和珍贵的观影回味。
        如果要想深入解读《盗梦空间》的价值观体系,我觉得作为影片副线出现的男主角柯布及其前妻梅尔在潜意识中的纠结命运可以作为一个入口。《盗梦空间》的英文原名是Inception,这个词在影片中指代着“植入思想”这一任务,实际上我更愿意从它最原始的释义“开端”是理解它,究竟什么是这一切的开端?这个任务看似是齐藤下达的,但本质上来说是始于柯布的救赎动机的,其实这是一个回家的故事,任务有多艰难,回家的路程就有多漫长。如果再往前推,也可以说这一切始于柯布对控制他人思想这一个人能力的滥用,这可以在他与自己岳父的那段对话中找到端倪,而且他的家庭悲剧也源于一次失败的思想植入,这让《盗梦空间》的价值观体系具有了意识形态批判的社会意义。
        虽然在片尾我们终于看到了在两个半小时内牵动观众思绪的孩子的回眸笑靥,但持续旋转的陀螺依旧让人对这亦真亦幻的一切难以捉摸,这是否意味着这个始于现实的故事而最终在梦中回到了故事的原点?这几乎成为“庄周梦蝶”一般的叙事怪圈,在这个梦境迷宫中,每个人所得到的东西都不一样。

    2、《盗梦空间》叙事结构
    在《盗梦空间》中,故事线索非常简单,柯布围绕着:我要回家这样一个愿望,答应了斋藤的要求,采取了意念盗取的行动。影片采用线性叙事方法,而剪辑上则将段落进行了重组。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诺兰在故事谋篇布局上所费的心思。然而对电影段落进行梳理之后,故事的脉络和结构便清晰了起来。
     影片分为三个大段落,每个段落都有其独特的功能,相互串联以后构成了整个故事。对整个故事进行了相应的梳理就能发现这个脉络(本来画了个图,结果发现豆瓣影评不能发图。。):

C段:主体任务盗梦
01:04:05—01:25:25 第一层梦境
01:25:25—01:40:41 第二层梦境
01:40:41—01:54:56 第三层梦境 (第一层梦正在瓦解)
00:54:56—02:10:00第四层梦境(前两层梦境相继瓦解)
02:10:00—02:15:22 梦境瓦解
02:15:22—02:17:19 第五层梦境
关键句:我们曾经都是年轻人,现在我已经老去,心中充满遗憾,孤单的迈向黄泉路。

A段落:某个任务场景
00:02:48—00:04:30 第二层梦:向斋藤解释意念,盗取情报
00:04:30—00:11:44 阿瑟醒来,第二层梦境瓦解
00:11:44—00:14:50 第一层梦境瓦解
00:13:00背景音乐提示正在梦境中

    整个盗梦空间由A、B、C、D四个大部分构成。其中,A部分作为楔子,引出各种人物关系,同时为后面的意念植入活动作出合理的铺垫和解释。B部分则是作为A与C的过渡部分出现,同时也是对A部分中理念的相应解释。C部分则是主题任务:盗梦任务。我们可以看到C部分中包含了五层梦境。除了一开始设定的三层,又多出了两层梦境,这两层梦境的作用在于使主人公达到自我的寻找,与自我和解,也是本片的内在主旨。在作用上,C部分不仅是正片最主要的一部分,更是对B部分人物关系的解释,同时也呼应了开头的引子。D部分则是导演的“提示部分”,此处则是提示主人公返回现实。看似整个电影都在做梦,但穿插了许多“返回现实”的提示(图示中斜体部分)。
  导演在开头部分剪入一段看似毫不相关的情节,其实则是与后面情节的相互对应。即在柯布教阿里亚德妮造梦的情节中提到做梦者不知道从哪个片段突然开始做梦。同时,“我们曾经都是年轻人,现在我已经老去,心中充满遗憾,孤单的迈向黄泉路。”这句台词也成为了贯穿整部电影的核心句。这个小小的伏笔也是对全片布局的重要提示。
     A段情节采用倒叙的结构,为观众展示了主要人物及相应关系,陀螺这个辨别梦境与现实的象征物第一次出现。同时很好得交代了伏笔:柯布的心内阴影是什么、意念盗取到底是什么?就像是一部短小精悍的电影作品。而刺激音乐则为开头的对立:《我没有遗憾》。暗示梦境醒来,无论观众或者造梦者都不再有遗憾。
  而后,导演开始对A段进行解释。这里有一条明线和暗线,外在矛盾冲突和内在矛盾冲突。外在矛盾则是盗梦计划的顺利实施,内在矛盾为主人公的内心挣扎。明线用来解释外在矛盾,而暗线则用来化解内部矛盾。明线就是顺应情节开展盗梦行动。而暗线则是对A段这部短小精悍的电影进行解释。导演首先用了B段落对A进行造梦的原理解释。同时,C段对柯布内心阴影进行解释。明线不断推进C段落中前三层的故事情节,而暗线则将故事推进了第四层梦境和第五层梦境。
     C段中,第一层梦境作为“创造梦境”,也是铺垫环节,首先从正面让费舍尔采取行动。而第二层则如上文所说,依据查尔斯的理论,从反面进行意念植入。第三层梦境则为实现环节,同时推动了后两层梦境的构建。结尾出现了关键台词。
  D段落则是回归现实的段落。诺兰在这个段落中十分巧妙得埋下了伏笔。盗梦任务成功,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合作伙伴相互陌生,结尾陀螺是否停下来。虽然“梦醒”是对盗梦任务的总结,然而这样开放式的结局则给观众营造了一种“没有返回现实”的感觉。

   要了解《盗梦空间》的叙事结构,首先要从电影与梦的关系开始讲起,这个理论构造了“盗梦”的整个世界观。电影精神分析学者运用类比方法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和拉康镜像论引入了电影分析中。拉康认为,做梦是一种低动力、高直觉的退行状态
。而诸多现代电影理论学者认为,看电影与做梦有着相似的状态:二者都是欲望的满足,两种“本我”都需要经过乔装打扮才能够冲出“自我”和“超我”的大门。简言之,可以用以下图表进行类比:
    做梦的主体状态:低动力、高知觉——观影的主体状态:低动力、高直觉
     梦境的画面:现实世界的想象——荧幕画面:现实世界的想象
     做梦的过程:解码过程——观影过程:解码过程
     做梦效应:欲望退化——观影效应:虚构幸福
   
  上述表格可以清晰地展现出电影与梦之间的类比关系。在传统电影理论中,将电影屏幕比作是画框,巴赞认为电影屏幕具有窗户的意味,直接承认电影的现实性
。而在电影精神分析理论中,电影屏幕则像镜子一般,是观影主体的“自我认同”,间接地承认了观众的主题地位。除了导演的“编码”过程,也需要观众的解码过程。

00:16:00 陀螺第一次出现
B段:过渡段落
斋藤利用“回家”这个借口引诱Cobb进行意念植入。00:22:00
00:22:00—01:01:20 组建造梦队伍
“男演员”黑西装黑衬衣,无领带

开头引子
00:02:47 寻找斋藤

一、《盗梦空间》的理论建构

    1、《盗梦空间》理论对应电影理论
在《盗梦空间》中,诺兰实现了“用电影造梦”这一环节。将电影本身电影化。他将主人公柯布放在一个中间环节。一方面在电影里,他是编造整个故事的重要人物,可以说柯布是电影中做梦的“导演”。而作为观众的我们,在观看《盗梦空间》的同时,也在观看柯布编织的“梦”。影片32分钟处,柯布教阿里亚德妮“造梦”时,揭示了影片的思路。
在该段落处,阿里亚德妮说“做梦更像是一种知觉”
。我们可以看到,诺兰用镜子将阿里亚德妮和柯布的镜像无限复制,暗示了“多重梦境”和“梦中梦”的设置。这也是《盗梦空间》拍摄的基本理念:用电影解释电影。即用电影造梦。
    《盗梦空间》从电影精神分析学的角度出发,运用可视化的方式将梦与电影的联系展现在观众眼前,即电影于梦的共同工作机制。
  首先,梦和电影都具有片段性的特点。片中柯布问阿里亚德妮:“每次你做梦的时候。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吧:你从来不会记得梦开始的时候,对不对?
你只是在事情进行到中间的时候才开始出现。”与其相同的是,电影的开始也没有固定的时间,都是从黑幕直接进入一个片段。
    其次,时间和空间的设置。导演在影片中将做梦的时间拉长,空间进行扭曲。五分钟的梦境可以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十年。淡化了时间的意识。空间上,梦中的空间构建来自于现实,但是一种现实基础上的再创造,可以任意调整。同时自己创造边界。在电影中,由于屏幕和摄像机的运动,使观众淡化了时间和空间的感觉。一方面,屏幕限制了时间和空间的流动性。另一方面,屏幕和摄像机由在无形中扩张了时间和空间。
    再次,人物的设置。《盗梦空间》中运用潜意识中的投影人物来显示“主体的认同性”。当潜意识的投影人物发现造梦者时,就会对外来者进行攻击。我们可以将潜意识的投影人物与造梦者类比为电影中的观影者和做梦者。在查尔斯的《精神分析与电影:想象的表述》
中提到“观影者不被认为与做梦者同源,而是两个分离主体的同源:观影者起初与做梦者相似(开场段落再现了他的梦),观影者继而变成与分析者相似”。也就是说,当观影者从剧情中抽离出来,会反过来审视思考电影和创作这本身,而这种评价则是对电影的解读,发生认同了就会得到和解,不认同则会产生意识冲突,也就会发生电影中所描述的“攻击行为”。
    最后,返回现实。影片中,意念盗取或者植入关键的一环在于使造梦者经受某种刺激从梦中醒过来,否则就会陷入混沌,意念盗取的任何过程也变得毫无意义。同时,影片1小时24分钟处提到的“查尔斯计划”(让费舍尔认识到自己在做梦)也是对现代电影理论的致敬。查尔斯在现代电影理论中提出:经典的叙事模式希望将我们囚禁在某个主义中心,引诱观众不进入下一阶段,最有效的方式便是“返回现实”。也就是说,让观众记住“这不过是场电影”。《盗梦空间》将“返回现实”的手法不断运用,影片中通过音乐刺激、图腾等提醒主人公现实与梦境的区分,而在影片外,通过背景音乐、蒙太奇剪辑手法以及细节戒指的运用,使观众不断从电影中抽离出来,间接在观众强化情节的复杂性。
    因此,《盗梦空间》的核心思想并不在于梦与现实的区分,而在于梦境与现实的融合。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品,自然是建构在现实之上的虚构产物。

D段:
02:17:19—结束 现实

   《盗梦空间》刷了三四遍,写了篇作业,特此发上来。从精神分析还有叙事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这部电影。
    个人觉得争论最后的结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影片本身就是对电影理论的最好阐释。也是诺兰导演的一贯风格。(在《星际穿越》里,诺兰用电影讲了虫洞之类的知识)。